index0
  设为主页 收藏本站 返回首页
团队介绍 ||刑事诉讼 ||人身损害 ||民事诉讼 ||诗词欣赏 ||知识产权 ||法律文书 ||行政诉讼 ||律师调查 ||司法鉴定 |
强制措施 ||劳动人事 ||办事指南 ||商事仲裁 ||收费标准 ||业务范围 ||辩词判例 ||民工维权 ||律师支招 ||婚姻家庭 |
房产土地 ||交通事故 ||债务清欠 ||校园伤害 ||法律论坛 ||私人顾问 ||医疗事故 ||办案日志 ||立法动态 ||图片展示 |
 
法家律师
       栏目导航
      网站公告
  联系方式
欢迎拨打免费咨询电话
13811345618
 
  友情链接

 
法律咨询  
主 题:   大量篡改伪造隐瞒关键病史,故意不抢救住院病人故意让患者死亡
反馈内容:
 


一、院方过错证据汇总:(以下内容是病历记录上有问题的地方,分类依次陈述,其次序与其严重程度无关。)
   ㈠篡改病历:
      1/长期医嘱第二页,从上往下第5/6/7行记录的5月13日是篡改后形成的【附:w1x1一份】,原告5月17日复印了部分病历,但当时没有封存,5月18日9点24分49秒,我电话质问李峰医生为什么要伪造5月13日病危等内容,他没有给我任何解释,而是立即挂了电话。也根本不是被告在2016-09-14给淄博市卫生计生委的《关于樊彩明投诉情况的汇报》【附:w1x2一份】中所说“……此项为抢救后补录医嘱时输入错误所致,实际日期是5月16日。”因为5月19日在医患办,院方有杨丽美医生郑建彬主任在场的,医患双方核实过程的对话中,我方就强烈提出了这是伪造的,这些内容当时根本不存在。【附:s5/19--?】杨丽美当时没有给我方任何解释,常理如果真是补录时输入错误,任何人都会立即随口更正,杨丽美的沉默证明,这一项确实是刻意篡改的,杨丽美及郑建彬之所以沉默,是因为他们当时还没有想到用“补录时输入错误所致”来狡辩掩盖被告篡改病历这一事实。后来我多次到淄博市卫计委上访,其中也多次提出此事。被告在2016年9月14日回复淄博市卫计生委的《关于樊彩明投诉情况的回报》说是补录时输入错误所致。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解答原告方的质疑?那既然是补录按规范应该标注,为什么没有标注?病历内容与后台内容排列不一样:病历上记录的起始时间次序与医嘱内容分别是:第一行,13:10病危;第二行13:11持续吸氧;第三行13:12心电检测。淄博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于2016年11月22日给我的《关于樊彩明反应淄博市妇幼保健院有关问题的调查情况》附件1、医院电子病历后台系统资料【附w1x3一份】。3项记录次序,医嘱单显示时间,医嘱生成时间分别是:第一行,持续吸氧,2016-05-13/13:11:55。2016-05-16/15:40:53第二行,病危,2016-05-13/13:10:48。2016-05-16/16:0101。第三行,心电监测,2016-05-13/13:12:32。2016-05-16/15:50:08。医嘱单上怎么写,后台应该相应的自动生成,医嘱单上的内容与后台记录的内容,应该是完全一致一样的,为什么后台显示的内容与生成时间都是颠倒的?这一点足以证明病历有篡改。其篡改的事实还有:①既然是补录,按规范应该标注,病历上没有标注,且这3个内容发生的时间,间隔时间分别都是一分钟,为什么后台显示的记录时间相差20分钟。3个后台记录时间相差应该是x秒,才符合逻辑,这个后台时间是自动生成的。补录这3项内容,不可能超过30秒。②杨丽美在医患双方核实过程的视频中,只字未提这3项内容;【附:s5/19】③5月19日我方强烈质疑这一部分的真实性,院方没有回复,我方5/18号就向院方质疑这一部分不真实,5月19日再次质疑这一部分的真实性【附:s5/19--?】,被告还是没能解释原因。作为当事人的杨丽美不能在第一时间回答这个如此重大的问题,而是4个月后说是补录时输入错误,可又没有病历基本按规范标注“补录”。这一说法无法让人信服。
   2/被告2016年9月14日给淄博市卫生计生委的《关于樊彩明投诉情况的汇报》中,一、家属提出“长期医嘱5月13日13:10分下达病危、持续吸氧、心电监测医嘱,”此项为抢救后补录医嘱时输入错误所致,实际日期是5月16日。而长期医嘱第二页[附:w1x4一份],从上往下第8行记录的日期是05-15【附:w1x4共一份】。那么如果把第6行的5月13日改成5月16日,那么日期不就颠倒了。可被告在这个法庭病历质证时,把原告这一项质疑,说是软件自动排序所致。自动排序应该顺着排,即13下面是14,可病历上13下面是15,自动排序能从13跳着排到15吗?病历是处理医疗纠纷的法律依据,列向能自动排序!这样的病历能做为法律依据吗?正常情况下的医嘱,必须是当时记录,这个日期排列情况足以证明院方篡改了病历。被告凭什么能如此嚣张的愚弄法庭!?
     3/所有病历科别,除了入院记录显示的是“内科病房”,其他病历全部都是“重症医学科”。事实上,王华二从5月11到5月16日下午5点前都在内科病房,其后就一直在重症医学科。《病历书写基本规范》第三条 病历书写应当客观、真实、准确、及时、完整、规范。第三十一条 打印病历是指应用字处理软件编辑生成并打印的病历(如Word文档、WPS文档等)。打印病历应当按照本规定的内容录入并及时打印,由相应医务人员手写签名。病历把王华二5月11到5月16日这6天实际在内科病房,而科别显示为重症医学科,明显违背了《病历书写基本规范》,这一现象证明了该病历,不客观,不真实,不准确,不及时,不规范。该院作为一家还担任着科研,教学任务的地区级三甲医院,不可能不知道这一事实的严重性。实际上应该是被告在重症医学科篡改伪造病历后,因疏忽了这一细节,而留下的证据。在结合以下事实,足以证明被告篡改伪造了病历。【附:w1x5共1份】
   4/我2016年分别复印病历2次。一份是5月份以封存;另一份是11月17日;两份病历所有长期医嘱中,页眉栏目上,床号项都不一样,5月份的床号项有02床号,11月份的床号项是空白,病历5月23日就已经封存锁定,而原告11月份再次复印的病历与封存时复印的病历不一样,这种情况只能是院方后来解锁编辑过病历。否则锁定了的病历,内容是不会有变化的。患者都火化了,病历以全部封存锁定,被告还在编辑什么内容?这2份不一样的病历,是病历篡改的又一证据。【附:w1x6共2份】

二、伪造病历:
   1/“言语不清”,几乎所有病历上自始至终,医生们都在记录中说,王华二在被告医院期间“言语不清”。【附:w2x1共2份】我开庭病历质证时上交法庭的,我与王华二2016年5月11日12点45分57秒的通话录音可以证明【附:通话录音一份】,其当时言语非常正常清晰,病历所记录的“言语不清”根本不存在。而且王华二整个住院期间都言语清晰。【附光盘证据✘✘】1,病历记录“言语不清”的地方有,门诊病历上5月11日11点16分手写记录,记录人刘x伟;2,入院记录,入院日期是5月11日12:16,记录日期是5月11日12点整,记录人杨丽美;3,病程记录5月11日14:10,记录人杨丽美;4,病程记录5月12日7:00,记录人杨丽美;5,病程记录5月12日11:00王勇君医师查房记录,记录人王勇君;6,病程记录5月13日11:00,记录人李峰;7,病程记录5月15日11:00,记录人翟爱东;8,病程记录5月16日9:30,“患者今日言语不清无明显变化”记录人杨丽美;9/病程记录5月16日11:30,“患者诉头痛,无恶心,呕吐,无言语不清等其他不适”记录人杨丽美;(第8项说患者言语不清,第9项病情加重了,反而还没有言语不清了,语音正常了。可能吗?)
   2/长期医嘱第二页,从上往下第5/6/7行记录内容分别是13:10病危,13:11持续吸氧,13:12心电监测是伪造的,证据有:病程记录:5月13日共有2次记录,第一次记录时间是7:10签字人李峰;第二次记录时间是11:00签字人是翟爱东;完全没有提及病危,呼吸吸氧,心电监测;5月14日无记录;5月15日没有提及;5月16日记录时间为14:30分由杨丽美签名的记录上,详细记录了患者13:10分的情况,但只字未提呼吸吸氧,心电监测;5月19日医患双方在医患办核实过程的视频中杨丽美只字未提此事,对话中13:10这一时段,杨丽美讲的非常详细,根本就没有这3项内容。且对患方的质疑,是沉默以对。【附:s5/19--?】
   3/临时医嘱单第二页倒数第5行,日期是5月16日,时间是13点50分,内容是加压给氧(1小时)执行时间是13:51分[附:w2x2共一份];是伪造的。证据有,临时医嘱单第2页倒数第6行,记录日期是5月16日,记录时间是13:48分,内容是颅脑螺旋CT,执行时间是13:51分。《CT检查报告单》【w2x3共1页】检查日期是2016-05-16时间是13点53分。这个时候患者正在CT检查台上做检查,院方怎么给她加压给氧?在法庭上病历质证时,被告说是提着氧气去的,被告明显答非所问,病历记录说的执行时间,就是操作时间,也就是说,被告在CT检查台上给患者加压给氧。这可能吗?而5月19日核实过程的视频上杨丽美说是提着输液袋去做的检查,且强调一路上有监控可以核实。【附:s5/19--?】。这是明显的伪造。
   4/《病危病重通知书》[附:w2x3共一份]由杨丽美签名,日期是2016年5月16日13时10分,这份通知书是2016年5月17日原告方在被告病案室复印病历时,与其他病历一起给原告方的。在此之前,没有任何人给原告方提到过,原告方也没有任何人见到过这份《病危病重通知书》。5月19日原告方与杨丽美在核实过程的视频中,自始至终也没有提到过什么通知书,原告在5月19日核实过程的视频中,质问过杨丽美与医务科主任郑建彬“再(重症监护室我不同意没签,病情告知书不真实我没签)从来没有给过什么字让我签,提都没有提过,你看谁给我让我签字的?谁给我提过什么东西?没有!一直都没有!”既然有这回事,作为当事人的杨丽美在原告当面质问下,为什么没有反驳?这就是说被告在伪造病历,面对如此严重的指责,不质证,就是认可原告所说。【附:s5/19--?】。病历质证时我提供给法庭的5月16日20点的录音上,被告方当时只是要我签署的只有一份《病情告知签字书》再没有提过其他什么要我签字的。按规范,这2份文书应该同时给患方签字,如果患方真的在13点10分,拒签了这份病危通知书,那么在这份病情告知签字书上,肯定会加上患方拒签病危通知书的这些内容,因为这份病情告知书上把,患方拍照录音的事都记上并加以指责。不可能会放过患方拒签病危通知书、拒绝转院这些内容的。[附:现场录音--?]。
   5/《病危病重通知书》【附:w2x4共2页】由李峰签字,日期是2016年5月16日。这份通知书是2016年5月17日原告方在被告病案室复印病历时,与其他病历一起给原告方的。在此之前,没有任何人给原告方提到过,原告方也没有任何人见到过这份《病危病重通知书》。5月19日原告方与杨丽美在核实过程的视频中,自始至终也没有提到过什么通知书,原告在5月19日核实过程的视频中,质问过杨丽美与医务科主任郑建彬“再(重症监护室我不同意没签,病情告知书不真实我没签)从来没有给过什么字让我签,提都没有提过,你看谁给我让我签字的?谁给我提过什么东西?没有!一直都没!”对方是默认了的。【附:s5/19--?】。5月16日20点后的,有李峰医生与郑建彬主任在场的,谈话中除了一份病情告知签字书,也再没有提过其他什么要我签字的。这次谈话我有完整的现场录音。这份病危通知书没有写是几点几分写的,肯定不是这次谈话以后。既然说患方也拒签了,这份由李峰医生本人亲自签署的这份病危通知书,为什么在这次整个谈话过程中,2位当事人只字没有提及?而是在第二天(5/17日)上午8:30背着原告,当着刚刚从苏州赶到,完全不知情的患者女儿的面,指责原告不转院,不表态等等什么的。5/19日医患双方核实治疗过程的中,当着原告的面不但只字末提,面对原告的质疑反而哑口无言?【附:现场录音--一?+5/19视频+5/17视频】。
   6/《病情告知签字书》由杨丽美签名日期是2016年5月16日。我见到这份告知书是2016年5月15日20点后,在重症监护室医生办公室里由医务科主任郑建彬给我看的,当时郑建彬说“现在做手术的机会都没有了。”病历记载王华二头疼,是5月16日11点30分,5月19日医患双方核实过程的录音上,杨丽美本人说是11点20,从记录说患者头痛以安排核磁、CT检查开始,到要我签病情告知签字书,足足9个多小时了。在这之前,没有谁给过我任何什么通知书、什么告知书、什么建议等等的。再说被告都说了“现在做手术的机会都没有了。”都这样了还告知我什么?早在干什么?告知书不规范,上只有年月日,没有时分记录。况且,病情告知书不真实说“现将专家刘主任向病人家属交代病情时,患者家属拍照及录音干扰,拒绝沟通。已将专家意见告知家属,建议手术治疗,家属拒绝表态。”拍照录音是刘主任同意的,幸亏我拍照录音了,法院工作人员亲自拿着调令去被告处调取视频,被告都拒绝提供,原告向法院申请调取共12天的视频,院方才给了3天的部分共8个视频,除了病历质证时,我交给法院的2016年5月19日的这一段录音,被告给的视频相对完整外,2016年5月17日的视频有明显剪切,且剪掉的是被告要求原告给钱就安排转院的内容。2016年5月18日的视频文件打不开。这天原告筹到钱,要求转院手术,被告说晚了。其他视频被告一概拒绝提供。我怎么“拒绝沟通”了?我一再问刘主任该怎么处理,刘主任说他的意见以告知院方了“我是他们请来帮忙的,与我没有关系,我走了。”5/16日20点的现场录音,05分34秒这里,郑建彬说“你又不表态。”我回答“我怎么没表态?我说的很清楚了,全力以赴给我医我怎么没跟你表态?”这就是病历上的“拒绝表态。”请问被告我怎么拒绝沟通了?“建议手术治疗”请问被告是怎么建议的?当时李峰口头上问我是做手术还是进重症监护室,并说手术风险很大,没有解释重症监护室是什么东西,我回答是我不懂,你们自己决定。这样也叫向我“建议手术治疗”?这也叫“家属拒绝表态”?从院方提供的5月17日与19日的视频资料上(被告只字未提有这一回事。)及原告法庭病历质证时上交法院的5月16日20点的录音上(被告只字未提有这一回事。)反而是我在一次次要求手术抢救。临时医嘱单上记录转入重症医学科的时间是5月16日17:36分,30分钟后,原告的老乡于这天18:07分强烈要求被告立即手术抢救。这天20点后,原告再次要求被告手术抢救。面对原告这2次要求被告都没有采取措施,相反以“现在手术的机会都没有了”加以拒绝。而且在病历上隐瞒了这一重要过程。这些足以证明,被告故意不想救,可以肯定这份《病情告知签字书》中这些内容是伪造的。目的是洗脱被告故意不抢救的严重后果。【】
   7/病程记录5月16日记录时间是20点,目录是李峰副主任医师查房记录,由李峰与张旭2人签名;病程记录第13页,从上往下第12行“……于19:20左右向家属交代病情,家属情绪激动,拒绝签署任何文书,”这是伪造的,李峰当天19点27分49秒打电话给我,让我去重症监护室医生办公室去,此时我胡应华陈东海3人正在淄博妇幼保健院住院楼对面杏园东路南一巷一餐馆吃饭,李峰于当天19点45分55秒再次催促。当时在重症监护室医生办公室的有我李峰与医务科郑建彬主任共3人,我有这次谈话的完整录音,在病历质证时我以上交法院。从录音上可以听出我情绪正常,除了一再要我签署一份《病情告知签字书》外没有其他任何文书要我签。在这次谈话之前,病历上有5次记录,原告对院方的手术建议不表态,不签署任何文书。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病历记录明确写了,以上报医务科,作为当时医务科主任的郑建彬与记录原告对手术建议不表态,不签署任何文书的当事人李峰医生,为什么都在此次谈话中只字未提?这足以证明病历记录的这些内容都是伪造的,根本不存在。 【附现场录音一份✘✘】
   8/病程记录5月16日记录日期是23点55分,由张旭签名,内容有“患者家属于23:00左右要求手术治疗,上报医务科张睿主任医院积极联系中心医院,中心医院神经外科翟乃池主任建议病人转中心医院治疗。立即准备好各项转运设备及药品,做好转运准备,23:50左右联系患者家属,家属拒绝跟随病人转运,拒绝承担转运风险,”这是伪造的。我当时在住院楼3层内科10号病房,即王华二入院时所住的病房,与我一起的有胡应华陈东海共3人,我多次强烈要求手术或转院抢救,院方总是不与理睬,当天20点被告医务科郑建彬主任,李峰主治医生,拒绝我之前强烈要求手术抢救或转院要求,并说“现在手术的机会都没有了”,当天21点41分55秒我一邻居徐祖兵,电话给我讲述了他亲妹夫,在2016年5月13日在天门市建筑工地上,突发脑血管破裂,他讲述的症状与王华二一模一样,120紧急送到天门市人民医院,医院请来武汉中南医院的陈劲草教授在天门市人民医院做的手术。他当时给我打电话时说已经能吃饭说话了。我立即去重症监护室向李峰医生转述了这一病例,要求院方请专家来手术抢救。李峰医生又是说要向院领导反应。后来李峰医生打电话给我,说把王华二以我个人的名义,以急诊的形式送去淄博中心医院,并一再强调对方不一定收。5月19日在医患办核实过程的视频录音上,面对被告方一工作人员的质问,我讲的这一过程,被告默认了这一过程。不然,作为亲历者的郑建彬主任,肯定会立即反驳。【附视频5/19】
   9/其他记录,日期是2016-5-17讨论时间是2016-5-17     8:00 到9:00记录者孙小飞由李峰签名,题目是《全院多学科会诊记录》。 第2页,倒数第2行到倒数第4行倒数第6行,“医务科郑建彬主任:同意以上医师意见……根据患者目前病情及专家会诊意见,建议行手术治疗,但家属拒绝表态,拒绝签署各项医疗文书。决定暂在重症医学科监护治疗,继续积极与患者家属沟通。”这是严重伪造。同一天同一时间段的8:22分,这个医务科郑建彬主任正在医患办与我女儿谈话,视频中我女儿,要求转院手术。此时病历记载的这次会议的主持人,会议总结发言人,医务科郑建彬主任,视频中只字未提病历所记录的“建议手术治疗”及要我们“签署各项医疗文书”。有法院依法调取的5月17日8点到9点这个时间段的在医患办视频为证。这段视频不完整,有明显剪切。视频后部分,被告剪掉了郑建彬主任8:43分以后,说要家属拿2万元来他们就安排转院这一段。视频前部分,剪掉了原告斥责被告,从昨天研究到现在,也没有拿出治疗方案,要求被告尽快采取措施手术治疗。【附视频5/17①】【附现场录音5/17】
   10/其他记录,日期2016-5-17讨论时间是2016-5-17    9:30到10:00  记录者孙小飞由李峰签名,题目是《病危病例讨论记录》。第3页倒数第1行第4页倒数第2行到倒数第5行,“李峰副主任医师的意见:同意以上医师意见……。根据患者目前病情及专家会诊意见,建议行手术治疗,但家属拒绝表态,拒绝签署各项医疗文书。医务科决定患者暂时在我科监护治疗,继续积极与患者家属沟通。”这是严重伪造。有法院依法调取的当天10:45到11:16分的视频为证。这个时候我们正在医患办要求转院手术抢救。该医患办张主任还拿走了我女儿写的一份书面文件。我女儿讲述了我5次要求转院的过程。【附视频一份✘✘】
   11/从这份《病情告知签字书》给我签字的时间及内容,也可以推定院方大量伪造了病历。病情告知签字书是5月16日20点后,要我签的字,而杨丽美在病程记录5月16日14:30的记录上说“已下病危通知书,将病情严重程度详细告知家属,患者家属拒绝签字病危通知书、危重病情告知书、拒绝任何医疗文书签字。”病程记录5月16日17:50分第12页,由张旭签名的“⑷已告知患者家属患者病情严重,随时有生命危险,家属拒绝签署任何医疗文书,相关情况已汇报医务科。”而这天20点我提交法庭的完整的现场录音中,医务科主任与重症医学科主任李峰,只字未提这些内容。因为假的就是假的,这些根本就没有这回事,再说《病情告知签字书》上都写了“患者家属拍照及录音干扰拒绝沟通。”为什么不把病程记录上的这些内容,写在这份病情告知签字书上?因为被告知道,如果写上这些伪造的内容,我肯定会强烈反驳,就像长期医嘱单上伪造的5月13日病危、持续吸氧、心电监测一样。
   12/这天送去火葬场前,我提出了唯一一个条件,医患双方在一起核实过程,当时9刑警队领导杏园派出所领导与院方都承诺同意。可事后,院方完全违背其承诺。因为被告病历大量伪造,篡改,隐瞒,且部分已经封存,被告知道医患双方治疗过程的对质,原告会因此而掌握,被告更多更充实,事实上的非法行医、篡改、伪造、隐瞒病历等等更多的证据。不顾承认地拒绝了。
     13/其他病历伪造不真实的记录还有:病程记录5:16日:①第6页,时间14:30分,从上到下第8行内容CT检查后“……立即建议患者家属转淄博市中心医院,患者家属拒绝表态,并回避医护人员。……一下病危通知书,将病情严重程度详细告知家属,患者家属拒绝签字病危通知书、危重病情告知书,拒绝在任何医疗文书签字。”②第6页,时间15:10分,从下往上第6行:“患者丈夫在场,对抢救过程无异议。”③第7页记录时间16日15:40分“患者病情危重,已向家属交代病情,将可能出现的不良后果详细告知家属。”④第7页16:20分,从下往上第11行“建议微创手术,行颅脑血肿引流术。刘鸿飞主任向病人家属交代病情时,患者家属拍照及录音干扰,拒绝沟通。……建议手术治疗,家属拒绝表态。”⑤第8页17:25《转出记录》分从下往上第5行“……立即建议患者家属转淄博市中心医院,患者家属拒绝表态,并回避医护人员。……以下病危通知书,将病情严重程度详细告知家属,患者家属拒绝签字病危通知书、危重病情告知书,拒绝在任何医疗文书签字。”同一时间第92页从下往上第14行“建议微创手术,行颅脑血肿引流术。刘鸿飞主任向病人家属交代病情时,患者家属拍照及录音干扰,拒绝沟通。……建议手术治疗,家属拒绝表态。”⑥17:50分《转入记录》第12页从上到下第12行“家属拒绝签署各项医疗文书,”这些原告完全不知道,根本没有过。原告提供的录音录像,被告的病历与被告拒绝法院依法调取的监控视频,都可以证明这些内容是伪造的。
三、其他1:
    1/事实上的非法行医;就如一个人有驾驶证,确不会开车,也不懂交通规则。门诊病历上,由刘x伟签名的于2016年5月11日11点16分的记录上,其把王华二入院前的身体状况诊断为“左侧上下肌力3级”;入院记录上,由杨丽美签名,入院日期是2016-05-11日12:16分,记录日期是2016-05-11日12:00其记录为“神经系统查体:左侧肌体肌力2级,肌张力正常。”肌力2级3级,都是不能独立行走的,这是此病的基本常识。而王华二5月11日是自己走进医院的,1,医院监控视频可以证明;2,王华二5月11日没有要人看护,晚上自己上的厕所。5月19日在医患办医患双方核实过程的视频录音上,主治医生杨丽美亲口讲述“晚上她自己上厕所,也磕到这个地方,全青了。”3,我病历质证时上交法院,我与王华二5月11日12点46分的通话录音;这些都可以证明王华二当时完全可以独立行走。【附视频与通话录音各一份✘✘】门诊病历刘x伟以他的知识,把王华二当时的状况诊断为,左侧上下肌力3级,杨丽美肯定认为王华二当时的状况,不是3级,而应该是2级。杨丽美不可能没看过门诊病历,入院前的CT检查单上,也记录有肌力3级。门诊病历签名是刘x伟,记录时间是当天11点16分,入院记录签名是杨丽美记录时间是12点整,两者只相差44分钟,王华二如此短的时间,病情不可能有如此大的变化。如果在这一点上,说他们是为了伪造病历,显然是不符合常理逻辑的。如果他们要在这一点上伪造,他们应该像伪造王华二“言语不清”一样,自始至终都统一口径。两个医生在肌力几级的认知上差别如此大,其他所有相关医生应该是知道的,特别是司毅,也就是说他们都认同肌力2级的诊断为还有,王华二在入院前,CT检查以确诊为多发性脑梗,高血压病3级,很高危;长期医嘱单上也注明要1级护理。而院方没有把王华二安排在专业的神经内科,而是安排在了普通的内科病房,且实际上是消化内科,科主任司毅专长是主攻消化系统疾病。王华二床头卡上,主管医师是王勇君,王勇君擅长呼吸消化系统疾病的诊治。王华二实际上是杨丽美在主治,杨丽美是什么人,被告医院所有宣传栏与各网站,都查不到杨丽美任何信息,像一个实习生一样。19日的视频上,她说她完全服从司毅的指导。转入重症医学科后的主治医师是李峰,他的专长是心内科。(这与脑梗塞有点关联,所以,所有病历上科别都是重症医学科。)被告所有参与王华二治疗的医生中没有一个神经内科专业。这一现象,完全是把王华二当小白鼠进行实验性医治。【附证据✘✘】
   2/入院前的CT检查被告上,明确建议进一步核磁共振检查,由杨丽美签名的入院记录上也只说是初步诊断。始终也没有进一步的检查记录。按规范,王华二这种病,入院24小时后应再做一次CT检查,杨丽美本人5月15日也是这样给我说的,但她说之所以没做,是为了帮我们省钱。淄博市中心医院的专家续运勤主任,5月15日也说不能以入院前的这张CT作为治疗依据,要做核磁检查。5月14日一护士在给王华二测血压时,电子测压仪再次无显示,该护士说是血压太高所致,而前2天也出现过这样的现象,当时护士说是,电子测压仪坏了,我怀疑院方是故意在欺骗隐瞒。这是被告严重不负责任的事实之一。
   3/病程记录第5页,记录时间是2016-05-11   11:30由杨丽美签名。我是11点半从博山工地支钱返回到的病房,此时王华二头部以非常疼痛了,我一进病房就要我帮她按摩头部。杨丽美在病程记录上记录有“患者诉头痛、”“今日嘱患者颅脑CT及颅脑核磁共振检查,”可实际检查时间是2个多小时后,患者先昏迷后口鼻吐白沫,在我紧急呼叫下,才在13点53分做的检查,这期间我多次向杨丽美本人提出尽早检查与转院的要求。且在13点53分CT确诊后近4个小时,没有采取手术这一积极有效的抢救措施,而是严重不负责任的,在家属没有同意的情况下,强行送进了重症监护室。有杨丽美签名日期是2016年5月16日13时10分的《病危病重通知书》上可知,被告是明确知道,采取积极有效的抢救措施,是被告法定职责。该通知书从上往下第15行:“根据我国法律规定,为抢救患者,医师可以在不征得您同意的情况下依据救治工作的需要对患者先采取抢救措施,并使用应急救治所必须的仪器设备和治疗手段,然后履行告知义务。”这是被告明知应该全力进行有效抢救,而没有抢救,明知被告有告知义务,而没有告知。这些是被告严重不负责任的事实之一。【附视频1文件2张】
   4/被告违规使用禁忌药品。长期医嘱单第1页从上往下第14行,起始日期是05-11时间是12:48,医嘱内容是法舒地尔注射液,结束日期是05-16时间是14:18,百度百科上关于此药的禁忌:“禁忌  下述患者禁用本品:1.出血患者:颅内出血。 2. 可能发生颅内出血的患者:术中对出血的动脉瘤未能进行充分止血处置的患者。3. 低血压患者。” “ 2. 本品使用时,应密切注意临床症状及CT改变、若发现颅内出血,应立即停药并进行适当处理。”长期医嘱单第2页,从上往下第8行,起始日期是05-15时间是15:01,医嘱内容是,参芎葡萄糖注射液,结束日期是05-16时间是14:18,百度百科上,该药禁忌“禁忌    1、对本品过敏者禁用。2、脑出血及有出血倾向的患者忌用。”这些在11点半,被告记录患者头痛时,就应该立即停用的药物,被告在患者CT确诊二十多分钟后才停用。这是被告事实上非法行医与无知的事实之一。
四、其他2
   1/5月16日从住院楼送患者去门诊楼做CT检查,在住院楼室外的路上,我对李峰医生说,你们赶快安排转院吧!李峰说做完CT再说。被告给患者做完CT就送回病房了。还欺骗患者家属说,“呼吸器一拿心跳就停止了。”然后被告没有采取,任何积极有效的措施,把患者放在病房长达3小时之久。可被告5月17日的2份其他记录上,都记录有“建议行手术治疗”。”
   2/5月16日病程记录上张旭记录转入重症监护室时间是17点37分杨丽美在病程记录上记录时间是17点25分,王华二转入重症监护室后,我天门市人民医院的老乡,于17点23分53秒电话问我为什么没有手术,并要我把CT片发给他看,在李峰医生的帮助下,我把CT片子微信发给了他。他于18点零7分,强烈要求马上立即手术,当时李峰医生与我在一起,他说要向院领导反应,让我等。等到20点,我继续要求手术抢救,医务科郑建彬主任说:“现在手术的机会都没有了。”李峰“尽量维持你女儿来见一面。”被告为什么要在病历上隐瞒这2次要求手术抢救的记录?【】
   2/5月17日被告在医患办给我女儿说,要我们拿2万元他们就安排转院。5月18日我方筹到钱,被告又说已经晚了。【附再次向法庭申请调取医院视频申请书】
   3/病历记录上刻意隐瞒。5月16日17点左右,中心医院的刘主任诊断结果是立即手术抢救。5月16日17:24分,我在天门市人民医院神经外科主治医师的邻居,电话问我怎么不做手术,并要我微信发给他CT检查图片。在李峰医生的帮助下,我微信发给了他。当天18:07分,天门市人民医院的专家会诊后,打电话我,强烈要求尽快手术抢救。当时李峰医生全程与我在一起,他说要向院领导反应请示。被告病历上隐瞒了这一过程,(5/16的现场录音与5/19日的视频可以证明)。当天日20点,原告再次要求手术抢救。被告在病历上,再次隐瞒了原告要求手术抢救的事实,在5月16日20点被告告知原告“现在手术的机会都没有了。”被告病历上隐瞒了5月17日8点到9点10到11点左右,原告分别2次要求手术抢救与转院的请求。而被告病历的明确记录有“建议手术治疗”这就证明患者当时还有手术抢救的机会,被告不但没有如实告知原告患者还有手术抢救的机会,(几个小时前被告给我女儿也是说,手术的机会都没有了。)反而伪造病历,说原告“拒绝表态,拒绝签署任何文书。”且被告确记录了5月16日23点左右原告实际是要求请专家现场手术的请求,被告伪造成原告拒不配合被告转院。从病历明确记录患者头疼,说立即安排核磁与CT检查。到实际检查间隔足足3个小时。从CT检查确诊到,把患者移出病房间隔超过3个半小时。这6个半小时被告在做什么?被告一面当着患者家属的面说,没救了,手术机会都没有了。另一面,在病程记录等等记录上,说患者家属对被告一再的手术建议不表态。病历上又对患者家属一次又一次强烈要求手术、转院,不予理睬,还在病历上加以隐瞒。为阻止患者家属继续要求手术转院,甚至欺骗患者家属说,患者以脑死亡,24小时后可下死亡通知书。实际上,从记录患者头疼说立即安排核磁与CT检查开始到患者死亡足足127个小时。这足以证明患者如果能及时手术极有可能康复。从被告记录有“建议手术”证明被告,明知患者还能救,故意不救!故意让其死亡!【附视频1录音1文件3】
    以上几点足以证明被告故意不抢救故意让王华二死亡。因为从患者入院到脑血管破裂后的CT检查这6天期间,被告有许多重大过错。如果手术后,患者有可能成植物人,被告会承担更多的过错责任,包括赔偿比让患者死亡更多的钱。然后被告依仗自己的地位与关系网,大肆篡改,伪造,收买,最后企图以“我们没有过错,给你5万元是人道考虑。”所以被告才有以上,一系列篡改,伪造,隐瞒,故意不抢救,收买等等行为。被告手段如此残忍恐怖!如此无所顾忌,明目张胆,自信满满,由此可以推定,被告不是第一次采取类似的手段,这次的手段只是这类似案例之一。
五、其他3
   收买律师。律师一:吕爱新天门市中心法律服务所副主任。该所是司法局编制内单位。2017年3月27日下午,原告与吕爱新在淄博妇幼保健院医患办,被告方有医务科张主任与医患办张主任。这天被告说赔偿15万是少了,要我们报个价,吕爱新与我商量说我们就报49万。第二天,被告说按山东省规定,医院私了最多只能给予15万。第三天,院方说我们没有过错,一分钱也不赔,只能给予5万元的补偿。吕爱新说“你们多少有点过错吧,不然你们不会这样接待我们。”“5万元你们还加一点,我今天回天门,7天之内我把所有的法律手续办好。保证我方不反悔。”以上于此之多之充分,整个过程,他没有指出过被告一点问题。我说你不会说院方的过错吗?你直接念也行呀。吕爱新总是沉默。我给全部资料他看过后,他说赔偿30万没有问题。他以上这些言行,实质上就是出卖委托人。作为一个律师,且还是主任级的公务员。是不会无缘无故轻易冒如此大的风险赤裸裸的出卖委托人的。由此可以推定吕爱新被院方高价收买。院方没有过错,或者是一般的医疗事故,被告犯得着去收买律师吗?被告凭什么敢,拒绝法院依法调取证据?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四条与第一百一十五条之规定,该法明确规定,可以给单位100万一下罚款,相关负责人15天一下拘留。结合以上事实与证据,可以推定被告除了篡改伪造病历,还有更严重的问题!
   律师二:孙大庆,山东省济南市卫宣律师事务所法人,专业医疗官司律师。我与孙大庆签合同之前,我就强调了,院方病历大量篡改伪造,除5月17日法院调取的视频内容与病程记录上的其他记录外,以上所有材料都给了孙大庆律师。2017年6月1日法院突然给我下达了,要做司法鉴定的文件。同年6月6日,孙大庆律师给我发了一份给鉴定专家的陈述文件,内容居然无中生有的写有“16日下午急救过后,主治医生李峰才告知本医院没有相关人员和专业设备进行手术,建议我们转院明显过晚。”【附鉴定陈述载图】作为一个律师还是专业的医疗官司律师,不可能不知道添加这样内容给鉴定专家的后果。真正的律师即使委托人真有这样的事实,也不可能在这种场合下提及对委托人明显不利的事。后来我咨询了其他律师,才知道有病历质证这回事。孙大庆律师还说,“质证与鉴定不分先后。”愚弄谁呀?鉴定都做了还质什么证?开庭质证结束,孙大庆律师,用手机拍下了病程记录。后来我几次问他要,他都不置可否,后来我问他一员工,她说如果有,他们都会存放在电脑里,电脑没有就没有。后来她查电脑说没有。作为律师如此重要的材料都不保存,说明了什么?法庭开庭病历质证庭审结束,在没有得到病历质证结果的前提下,一再诱骗威胁,要我去做司法鉴定。这份后台记录,就是明显的篡改病历,作为一个专业的医疗律师,确一再要我去做什么硬盘鉴定。第一个律师吕爱新的目的是,完全洗脱院方过错,其言行完全符合这一目的。我多次要求孙大庆,去杏园派出所调取笔录及医院调取视频,而孙大庆只是附和说好。确始终没有实际行动。而这是一个律师最基本的工作内容。综上所述可以断定,孙大庆是在为被告服务,其任务是尽量为院方开脱遮掩,其的言行也完全符合这一目的。我与孙大庆签的是全风险代理合同,可孙大庆的行为确损害甚至是出卖委托人。以正常的视角去推断,确实不可思议,如果以被院方收买的角度来看,也就合乎逻辑了。
被告篡改病历,伪造病历,隐瞒病历,故意不抢救患者让其死亡,收买律师。
樊彩明电话17683858928
留言者: 留言时间: 2018-1-19 回复时间:
管理员回复:
 

李律师:13811345618   法律咨询QQ群号:54712332   E-mail: 13811345618@163.com  电话:010-57736748    京ICP备字08003488号  地址:地铁13号线、5号线立水桥A口出即到北京市朝阳区汤立路201号院奥北南区3号楼二单元2506室。

 
制作维护:中联世纪   后台管理